消除对亚裔学生的歧视,必须终止平权法案?

摘要: 自《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将介入调查哈佛大学招生政策存在刻意种族歧视行为,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再次成为讨论焦点。

10-11 14:21 首页 Vesta美富生活家

反击平庸的生活 让你永如夏花之绚烂

自《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将介入调查哈佛大学招生政策存在刻意种族歧视行为,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再次成为讨论焦点。

消息一出,不少人立即将此视为特朗普政府让白人群体受益的手段,但司法部强调称,调查主要是针对2015年由64个亚裔组织集体起诉哈佛大学有意歧视亚洲学生、给予白人优惠对待。

平权法案是美国政府为防止申请者因为肤色、宗教、性别或族裔而被歧视采取的政策,法案推动公共机构,如大学、医院等给予所服务者平等的机会。然而,关于平权法案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当对少数族裔的“照顾”矫枉过正,重视教育、学习刻苦的亚裔似乎反而成了“平权”下的弱势群体。

很多平权法案的反对者认为,在平权法案下,大学录取政策对亚裔申请者的要求更为严格。有调查研究表明,申请成功的亚裔学生在SAT和ACT上比其他被录取族裔有着更高的考试分数。

这起对哈佛的诉讼引用了精英中学Hunter College High School一名辅导员的话。这名辅导员表示,哈佛招生官对该校一些亚裔学生没被录取的反馈意见是,因为从文书上看,他们当中大多都看起来一个样。 

因此,据Quartz的文章,一些提供申请咨询服务的机构,开始建议亚裔在申请材料中如何“显得不那么像亚裔”,以提高自己被名校录取的几率。

Quartz的文章指出“亚裔”一词过于宽泛,无法概括现实情况:当我们通过种族细分来看待数据时,亚裔被视为“模范种族”的刻板印象会开始消解。虽然华裔和印度裔美国人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较高,但东南亚裔美国人的情况则不太一样。东南亚裔美国人是该国受教育程度最低的族裔之一。与东亚人相比,美国的东南亚裔大学辍学的可能性要高出三倍。

但这部分多样性在亚裔录取被歧视的讨论中却很少提到。当人们高举平权法案的大旗时,最脆弱的这部分人的利益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

作者表示了对整体评估的支持,也从侧面提醒人们不要忽视教育中经济因素的作用——整体评估会让有着更多资源的人处于优势,除了备考课程及辅导,高收入的家庭还可以负担起多项课外活动,甚至是私人申请咨询。但作者相信,整体评估仍是最好的选择——它可以让学校不仅仅看考试成绩,而同时考虑其他因素,将申请者作为整体看待。

哈佛法学院教授Jeannie Suk Gersen发表在《纽约客》的文章认为,这起诉讼,以及很多围绕它的、对平权法案的讨论,犯了这样一个错误:认为为了消除对亚裔申请学生的歧视,带有种族意识的平权法案必须终止。其实,得到最高法院支持的平权法案持续使用和解决大学录取中的歧视问题,这两者是并不矛盾的。

问题不在于带有种族意识的整体评估;相反,是私底下增加种族平衡的调配,人为导致相较于那些学术表现不够强的白人,亚裔的数量较低。同时,也需要严肃看待给学校捐款的富裕亚裔等所享受的优惠待遇,另外,子女申请父母的母校时,也会得到特别的优待。因此,当把白人比亚裔享受更优待遇完全归结于平权法案,或者另一方面,否认亚裔处于劣势,都只会扭曲和混淆关于大学录取政策的辩论。

在Inside Higher Ed的一篇文章中,韩裔母亲Julie Kim称自己为少数支持平权法案的亚洲“虎妈”之一。Kim的丈夫是白人,不过孩子跟了母亲的亚裔姓氏。在大学申请时,孩子们对自己的姓略有不满,认为父母在选择姓氏时目光短浅。

尽管如此,Kim仍然肯定平权法案的积极意义,她这样在文章中写道: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去探索对文学、历史和时事的不同解读。没有多样性,就难以了解到其他观点。学习和体验这种敏感性是无法从教科书或是在线讲座中得到的。平权法案不会威胁到我孩子的教育,而是会促进。他们需要接触潜在的领导者,这些人或许没有为了SAT分数而学习,但给我们更好的未来奠定了不可估量的基础。我想让我的孩子能分享这种可能性,无论学历怎样,但要学会和各种人进行合作,成为勤奋、富有同情心的成功领导者。







首页 - Vesta美富生活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