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人跑北马,我为什么要凑这个热闹 | 韩牧专栏

摘要: 一场马拉松,一个仪式感,一次产业最亮丽IP的展现,也是跑者自我重生的机会。

12-11 20:48 首页 懒熊体育

一场马拉松,一个仪式感,一次产业最亮丽IP的展现,也是跑者自我重生的机会。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格的安保。武警与保安几乎安插在每一个路口与重要位置,别说那些想蹭跑的人了,即使参加北马(北京马拉松)的跑者想穿过隔离带秀一下自己都会被立刻制止,更别说他们想越界到附近草层或公园小解的动作。武警的表情已经再简单不过了——小解得忍着上移动厕所。这无形中提高了跑者的整体素质。


一路上,华夏幸福的员工很卖力,他们肆无忌惮地对过往的跑者大力传递他们的企业文化。他们之所以被允许,很显然有人罩着。没错,他们是这次北马的官方赞助商。既然是官方,怎么喊怎么叫就理所当然了。不仅如此,这家总部位于河北的地产公司被称为“河北地王”,除了赞助北马,还搞了一支中超球队。目前中超还有5轮结束,华夏幸福排名第三,积45分,下赛季很可能打进亚冠,还是挺猛的。另外一个细节更猛,据澎湃新闻数据,华夏幸福在今年4月1日刚设立的雄安新区拿了近500平方公里的土地。


不仅如此,北马的赞助商里还有香港品牌六福珠宝。从这可以看出,北马的赞助有点不寻常,有阿迪达斯这种老牌体育公司,但更主要的还是跨界。今天参加北马,我也看到很多体育产业从业者向我传递羡慕的心情。但从我的角度,光从安保这个级别就能知道,北马是稀缺性的,这就意味着他们有议价权甚至是定价权,在经济学里这种威力很拉风。


而且,北马能成为今天的“北马”,也是经过36年不断更新与壮大。说直白点,北马创办的第二年我才出生呢。“北马现象”恰恰是体育产业的关键与核心。很多人都说体育产业是一个慢生意,这没错,可是只要这个慢生意能够活下来、不断升级的话,这个生意永久会循环下去。


我也时常会被别人问到,体育产业是不是不适合投资与创业?实际上,体育产业非常适合投资与创业,因为几乎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是一个空白或准空白,只要做扎实了都会是大颗粒的巨无霸。所以,这里面别人问我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与创业,而是“投机”,中国式投机在很多时候都充满了浓浓的粗暴。这是根上的,怪不了任何人,只是体育产业想做好想做成“北马”,必须减少投机心态。


说说我的北马吧!


我是第一次正式参加跑步比赛,更别说全程马拉松了,很多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在我参赛之前没有一个人鼓励我,都让我放弃。我合伙人甚至开玩笑说,别让他接到电话带钱到医院抢救我。


我理解他们都是为了我好。唯独例外是马孔多创始人艾国永,他除了没夸我帅之外,其他挺好的词汇他都用了。作为回报,我在他电商平台上买了一堆跑步的东西。另外,悦跑圈创始人梁峰知道我参加非常惊讶。我的想法是:你可往,我亦可往;你退赛,我亦退赛。


当然,为了能够跑完首马,我找了一个打篮球的伙伴陪跑,他还拉了另外两个伙伴陪着我。这下我心里有底了。没想到的是,当跑了35公里后,他们都落在后面了,我只好带着一个小伙子跑。从35公里后的7公里多,这小伙子问了我不下二十次:“咱们能坚持到头吗?”


“别说话,只管跑。”我对他说。


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他要能在关门前跑完的话,他会收到女朋友一份特殊的礼物。“可是,跑马拉松比追女朋友难多了。”他感慨道。


最终,我喧宾夺主地带领这个小伙子跑到终点,我也完成了自己的首马。


作为一家体育公司的创始人,我认为真正参与体育项目的意义永远很大。我们时刻能够更直白地知道创业者到底在做什么,到底能抓住什么机会,什么样的机会才真正属于自己。


当然,从35公里后,任何人都在对抗着身体的极限。每一步都很沉重、艰难。可是,当一个人开始迈步了,重要的是能坚持多久、能走多远。生命中的很多事情大抵如此,比如创业;比如写作;比如跑步——比如,爱。


比如说现在的体育产业就是如此。如果将这个产业比做一场马拉松的话,现在连半马都没有到,可能只跑了四分之一,但很多公司与从业者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这时候不仅要调整配速,还要对自己能力与未来的道路做一个理性分析。在体育产业这场马拉松刚开始时,一定要慢一些,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在耐心上也得有足够的耐力——体育产业需要的是能够跑持久与远距离的“千里马”,而不是快速长成怪兽的“独角兽”。


“只要你不计功利,就能做成任何一件事。”哈里·S·杜鲁门说。


体育本身带有一定的正能量与公益性质,我们做事情要少一些功利。在这个资源性的行业里,未来能够走得远的一定是来自市场化,但又兼带吃透资源的公司。所以,这里面就具备特别强的复杂性,对任何人都是个考验。回头想想,那些快速消失或者远离公众的体育公司,大多都对体育产业判断有误。


当然,也感谢这批早期拓荒者,我曾经用X变量形容他们:他们意味着无限可能,也意味着很多不确定性。这才是体育的魅力。


另外,我之所以跑马拉松主要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我的母亲。我是去年11月在厦门第一次跑了10公里,一个月后,母亲去世了。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又不可替代的人。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每一次我都是将自己扔到跑道上,重构跟这个世界的关系。是跑步拯救了我。


更主要的,在跑步时我能够感受到母亲跟我一起跑。就像这次参加北马一样,一路上我经常双手十指指向没有雾霾的天空,嘴里说道:“上帝与你同在,上帝与我同在。”


这句话,是说给基督徒母亲听的。



韩牧,出版小说集多部,商业记录者,现为懒熊体育创始人。


韩牧专栏推荐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中国体育企业家全球视野计划

加州站

点阅读原文报名咨询


首页 - 懒熊体育 的更多文章: